哲学系

您的位置: 首页  学院新闻

青年学术沙龙回顾|汉语中的‘必须’和‘应当’有什么语义区别

发布日期: 2022-05-06   浏览次数 10

202255日晚,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青年学术沙龙”通过腾讯会议平台在线举办了题为“汉语中的‘必须’和‘应当’有什么语义区别”的报告。本次报告由北京师范大学琚凤魁老师主讲;华东师范大学贾国恒老师、山东大学梁飞老师以及中国科学院大学李大柱老师担任评论人;华东师范大学魏宇老师主持。华东师范大学晋荣东老师、北京大学王彦晶老师等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的一百六十余位老师与同学线上参与了报告与讨论。

报告伊始,琚老师介绍到,不同的模态词有不同的风味(flavors),会以不同的方式将命题置于不同类型的空间中。其中“必须”与“应当”是两个常见的道义模态词,在现实中被大量使用。我们会疑惑:这两个模态词在语义上有何区别与联系?如何理解“必须”与“应当”?这是具有理论意义(如伦理学研究)与实践意义(如立法)的问题。本报告对语义的探究建立在语言学中经典的Kratzer模态词语义理论之上。

综合已有文献与大量调查,琚老师提出,“必须”和“应当”的不同之处在于:(1)“必须”无等级性,鲜为程度副词所修饰,而“应当”有等级性,能被程度副词修饰;(2)“必须”强于“应当”;(3)“必须”不允许有例外,但“应当”允许。相应语义研究工作的贡献在于,提出一个新的刻画“必须”和“应当”的语义模型,使之能够处理规范困境中“必须”和“应当”的问题。这也是一些相关研究所没能处理的问题。

琚老师在报告中循序渐进地介绍了“必须”和“应当”的形式语义定义。道义模态的背后有规范系统,由一些规范、规范间的一个优先序、一些不可废止的规范三部分组成。规范间的优先序将规范分成若干层;规范之间可能会有冲突,选择遵守更重要的、尽可能多的规范。“必须做某一件事”意味着:存在遵守不可废止规范集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要求做这件事。“应当做某一件事”意味着:存在遵守所有规范构成的集合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要求做这件事。琚老师指出,正是语义中的这种“存在性”允许“必须”和“应当”都能用于规范困境中。

基于新的形式语义,琚老师展示了“必须”和“应当”的不同如何体现在带规范系统的模型中。报告尾声琚老师指出了该工作中值得进一步研究的问题,像如何处理“应当”的等级性、形式语背后的逻辑是什么等。

报告的评议环节,贾国恒老师、梁飞副老师、李大柱老师依次对报告内容进行了精彩的评论,并就语境同一性、中英文“必须”和“应当”的用法、对模型的理解等问题与琚老师进行了深度的交流。王彦晶老师以及一些同学也就想象中有“必须”但没有“应当”的例子与琚老师展开讨论。

琚老师报告内容丰富,讲解思路清晰,让大家受益匪浅。主持人魏宇老师对主讲人、评论人以及参加讲座的老师与同学表示衷心感谢。讲座在一片掌声中圆满落下帷幕。                                                   

(供稿:易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