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系

您的位置: 首页  三十周年系庆  从你的全世界走过

传承 发展——高瑞泉教授在哲学系成立30周年庆祝大会的致辞的发言

发布日期: 2016-11-28   浏览次数 571

尊敬的各位嘉宾,各位系友,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上午好!

根据我们系党委书记的吩咐,要我在这里做个发言。就在几天前,我在复旦大学参加一个会议。碰到同济大学的孙周兴教授,他问我你们系庆具体有什么安排?我说现在好像还在筹备中。但是回来后,我就接到杨海燕书记的电话,说系庆三十周年要我以现在在职的教师代表的身份做个发言。我说这实在太不合适,为什么太不合适呢?因为现在我们系里差不多百分之八十都是七零后、八零后的,一开会满屋子都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他们是“青椒”,而我已经是“焦炭”了。“焦炭”怎么能代表“青椒”啊!但是,第一,你们看到我们这位杨海燕书记主持会议的风采,她是不可抵挡的。第二,我们现在讲政治正确,下级应该服从领导,所以我就在这里做点发言。但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她说了三遍——讲五分钟啊!所以我有点紧张,今天给自己做了一个提示卡,不要超时。这里数字上又有点巧合,我们的现任领导和前任领导——马书记和童书记,他们都说了三,童书记是说三个“三”(在《智慧之境》系庆专题片上讲了三个三——研究真善美、沟通中西马、连接往今来。)而刚刚我们马书记讲一个“三”。那我也讲“三”,我讲三点。

第一点,首先是感谢我们的系友,感谢你们从各地回到系里来,在寒风冷雨的冬天,回来见证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成立三十周年这么一个喜庆的日子。我想正如刚刚董生拍的这个片子描述过的,在这个系生活过四年,或者更长时间的人,都把自己的青春,把自己最美好的时光,把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留在了这里。每个人离开哲学系以后可以有不同的道路,但是这个系友的身份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系庆三十年,从历史说,我们系可谓不长不短。和北大比,我们算是比较短。当然和复旦比我们也比较短。刚刚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的孙向晨院长也说了,在复旦之后,上海有了第二个哲学系。但是我们比起后来不少哲学系来就长一些。尽管他们可以用复系的方式把历史拉长一点。“三十而立”,人是如此,系也是如此。记得八十年代末还是九十年代初,上海开了一个规模不大的会,当时哲学界著名的老一辈专家都聚集在上海,乘这个机会冯先生把他们请到了学校开一个座谈会,冯先生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五十年代初,是天下哲学在北大。现在我们看,全国的哲学系,可谓满天星斗。在哲学系是满天星斗的情况下,华师大哲学系是个不大不小的哲学系,我觉得正好。所以这时候在哲学系生活过工作过的系友们回来,和我们共同庆祝,庆祝它的三十周年,我代表哲学系的教师表示衷心的感谢。

第二点,我刚刚说了,我原先担心自己不能代表在职的教师发言。就是因为最近十年哲学系新进了大批青年才俊,同时就意味着这个系正处在新老交替的阶段,哲学系实际上经历了两轮新老交替。在坐的前两排都是我的老师,这些老师们退出了工作的岗位。我们现在开始变成“焦炭”了,第二轮新老交替正在进行中。当然新老交替是自然的常规,我们每个人都必定处于某个过渡的阶段。但是我觉得对于华师大哲学系来说,这个新老交替有个巧合,我们的系主任也正好是新老交替。巧的是:前面是“振华”,后面是“立新”。在民族复兴的大潮中,我们要立新。我想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的老师都以冯契先生为我们的榜样,在闵行校区,一进哲学系的大门就看到了冯先生笔迹:“不管处境如何,始终保持心灵的自由思考,是爱智者的本色”。这差不多成了我们哲学系的系训,那么这种系训下,我觉得其实也养成了华师大哲学系的一种气质,一种风格。在我看来,和哲学系规模不大不小、历史不长不短相称。这个气质就是不卑不亢,荣辱不惊。我相信,这种风格还会继续下去,这是我讲的第二点。

第三点,三十年毕竟是个巨大变化的三十年。就以哲学系而言,我们的新老交替带来了一个巨大的变化。当初我留在哲学系工作的时候,差不多都是在一棵大树下慢慢长出来的。而我们现在呢,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学缘多元化。第二个就是高度的国际化了,现在我们有很多青年教师,不仅才华横溢,而且都有广泛的国际交往和国际学术合作。可以这样说,华师大哲学系在很多方面发生了很多变化。第一个学缘多元化,第二个国际化,都为哲学系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我相信,在这个基础上,现在或者将来一段时间依然在哲学系工作的老师们,将会继续努力,更好地为学生服务,更好地从事学术研究和哲学创造,为中国的哲学繁荣做出更多的贡献。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