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系

您的位置: 首页  三十周年系庆  从你的全世界走过

丽娃河畔,尚义桥边

发布日期: 2016-11-28   浏览次数 333

鸟鸣唧唧,蛙声阁阁;细雨淅沥,草木萧瑟。这些声响似乎分别地专属于春夏秋,然而在这个秋去冬来的清晨,它们却奇妙地交织在一起。倾听着自然的交响乐和时令的圆舞曲,我,作为时间性的存在者,不禁忆起在华东师大哲学系并未逝去的二十载逝水流年。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相对于此,二十载,大年也,信可乐也!“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与之相匹,二十载,小年也,不亦悲乎!小大无辨,悲欣何寄。

一个人如果在华东师大中北校区学习过、生活过,他的精神世界难免会留下丽娃河的影子。丽娃河曾牵动我在博士论文撰写期间的玄玄之思:“清晨在河边走,蓦然间有桃花映入眼帘。冬装未脱,而春花已发,天道之运化、时序之交际何其密邪!不知今日绚丽夺目之英何时又将化作片片落红?感慨之际,情绪涌来,难以断绝。细细想来,人生在世,竟无时不在情绪之中。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常识已经把情把捉为人区别于草木的特有品性了。草木无情,禽兽又何尝有情?情通心,心觉性;能自觉其性者,唯人耳,禽兽虽有性而无能自觉之。人之性感物而生情。情者非它,天人之‘际’也。” 丽娃河曾兴发我回顾求学生涯的幽幽之情:“风拂过,皱了水面。转眼间,在丽娃河边呆了九年。这期间,哲学系的诸位老师给予我心智上的培育和生活上的照拂。上大学的时候,碰到了热心肠的辅导员蔡田老师,更是有幸先后听到童世骏老师讲《哲学概论》,彭漪涟老师讲形式逻辑,杨国荣老师讲中国哲学,郁振华老师讲西方哲学史,高瑞泉老师讲中国近代哲学,崔宜明老师讲伦理学与美学,陈卫平老师讲中国哲学专题,潘德荣老师讲黑格尔,冯棉老师讲数理逻辑。读研究生的时候,陈嘉映老师的加盟带来了新的学术空气。陈老师关于语言哲学的课程对我的‘影’与‘响’已超乎语言之外。” 丽娃河的“影”与“响”甚至一直持续到已在尚义桥边工作、生活多年的我。2015,我在《中国社会科学报》发表的一篇小文中写道:“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有一条清秀灵动的校河,名曰丽娃河。上个世纪,冯契先生在丽娃河边沉思多载,创作了《中国古代哲学的逻辑发展》、《中国近代哲学的革命进程》等哲学史著作及‘智慧说’哲学体系。冯契先生曾受教于金岳霖、冯友兰、汤用彤诸名家,而于金岳霖之学体会犹深。在一定意义上,智慧说乃是‘顺承’金岳霖的逻辑分析方法、由金岳霖知识论‘逆转’出广义认识论。河水长流,学脉绵延,我们在受业于冯契先生的杨国荣先生那里无疑可以看到金-冯哲学传统的新气象:为人平淡谦和,为学波澜壮阔。”

在闵大荒,饭余散步,最爱的去处自然是校园的西南隅,那里的荷花水塘,八角枯井和尚义古桥都让人流连不已,而“尚义”之名犹为可贵。名者,铭也;名者,兴也。“丽娃”之名清丽雅致,滋养了一代代师大人优雅的精神气质。“尚义”之名,高古宏阔,无疑将兴发新一代师大人志存高远,胸怀“气吞万里如虎”的豪情,汲取闵大荒的洪荒之力,在世界性百家争鸣的时代搅动风云。

                             (刘梁剑 201610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