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系

您的位置: 首页  三十周年系庆  口述系史

系史回望(五):“后冯契时代”的首位系主任——访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前系主任童世骏教授

发布日期: 2016-11-24   浏览次数 385

自创系之始,春秋十载,其间的动荡与困苦,希望与拼搏,都深深铭刻在每个师大哲学人心底。当历史的脚步来到1995这个特殊的年岁,童世骏教授担任哲学系系主任,新的挑战与机遇也随之而来。

 

童世骏教授1978年春进入华东师大学习,分别于1982年初和1984年底获得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1994年夏在挪威卑尔根大学获博士学位,1984年年底起在华东师大任教,1991年和1994年分别晋升副教授和教授,曾任哲学系主任、人文学院副院长、校长助理等职,20047月至20117月在上海社会科学院任职,担任上海社科院党委副书记,后兼任哲学研究所所长。现任中共华东师范大学委员会书记,兼任《哲学分析》(双月刊)总编、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上海市社联副主席,以及Member of Academy of Latinity (in Brazil), Foreign Member of the Norwegian Academy of Science and Letters (Det Norske Videnskaps-Akademi)等职。

 

一、大师远去学脉犹存

1995年,在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注定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节点,更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转向:“后冯契时代”的开启。

199531日,冯契先生逝世,享年80岁。消息传来,整个华师大哲学系乃至上海、全国哲学界都为之深沉缅怀。作为哲学系的创始人,同时也是学术榜样与精神导师的冯契先生,他的突然离世对哲学系具有多重影响。这不仅意味着学术思想的生产性方面的损失,而且使得哲学系失去了精神依靠。童世骏教授如今回顾自己担任系主任的这个特殊时期,对此有最刻骨铭心的体会。

如果不将这段时期放入相对长久的历史叙事中审视,而是将历史的情景放回到彼刻的现实,冯契先生的离世带来的第一个现实问题,也是童教授上任后面临的首个抉择便是:“世纪之交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全国学术研讨会是否举办。冯契先生晚年的学术研究的重点与旨趣从哲学史转向了哲学理论,其重要的理论成果也就是如今广为人知的《智慧说三篇》,而这部在马克思主义影响下诞生的思想著作,完全可以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成果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交流和讨论。同时,时代的发展临近世纪之交这个重大的历史时刻,以此为话题也能够彰显其时代性以及突出其历史价值。而且以“世纪之交”为话题的哲学讨论当时在全国并不多见,甚至几乎是首创。因此,这次会议如果得以成功举办,将会对哲学系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特别是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科建设将会大有裨益。并且当时会议的筹备工作进展顺利,国内诸多知名学者都应邀准备出席,如果能够如期顺利举办,将会是一场有较大影响力与理论价值的学术会议。但是由于冯契先生的离世,许多相关的工作也要立即启动,并且没有冯先生的参与,整个会议的定位也将重新调整,再加上有关程序问题也因冯先生去世而似乎不再可解。童世骏教授和同事们多次商量,再三权衡,最终做出了取消会议的决定。哲学系给之前每位应邀的学者寄送了致歉函,一方面表达歉意,希望理解,同时也允诺《冯契文集》编辑出版后,会寄送过去。各位学者也纷纷表示理解,并且也支持华师大哲学系的工作。其中,童教授印象最深刻的是高清海先生的回信,精美的信笺,用毛笔书写,体现了一位学界前辈的真诚与尊重。后来这封信也捐送给了哲学系,作为档案珍存。

处理完这次学术研讨会的工作后,接下来面临的问题便是对冯契先生的学术遗产的继承和发扬,《冯契文集》的编撰工作也就顺势提上了日程。当时哲学系的几位资历较深的教授,如丁帧彦、张天飞、彭漪涟等共同主持这项工作,童世骏教授也积极调动系里的各方力量,大力配合与支持。同时,童教授组织编辑陆陆续续发表的各方悼念与回忆冯契先生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研究性文章,最后集结为《理论、方法和德性》一书,请王元化先生题写书名,在冯先生去世一年后出版,以此表示对冯契先生的纪念与缅怀。

  

二、学术丰收国际视野

巨人虽然离去,哲学系的发展也因此面临一些困难,但如今回顾这段历史,事实证明“后冯契时代”的这一转型完成得十分顺利。

学术研究是哲学系整体工作中的重心,继承优良的学术传统是历史的要求。为了加大对学术研究的支持力度,系领导班子利用同华联超市合作所获得的经费支持,成立了“冯契学术基金”,每年赞助的款项用于各种学术活动以及对优秀学生的奖励。199512月,“冯契学术基金论坛”的首次讲座邀请到了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著名汉学家墨子刻教授,作题为“中国文化和现代化:连续性和非连续性”的报告,随后在哲学系进行了为期两周的学术交流。同期,为纪念金岳霖、冯友兰先生百年诞辰,哲学系举办学术报告会“现代中国哲学史和思想史上的清华学人和清华学派”。众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学术活动的陆续开展,表明师大哲学系的生命力依旧旺盛,也展现出了日益丰硕的学术成果。冯契先生主编的《哲学大辞典》获得国家教委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朱贻庭、陈卫平教授获国家社科基金资助项目;朱贻庭、杨国荣获国家社科“九五”规划项目;冯契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唯一论文特等奖,杨国荣、赵修义、陈卫平分别获得著作、论文二、三等奖;江丹林撰稿10万字并参加统稿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史》(8卷)获得1997年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诸多奖项与荣誉不仅是对哲学系学术水平的认可,更意味着在巨人的肩膀上的进一步发展与成长。

童世骏教授回忆这一时期,认为在任期间完成得较好的另一项工作就是国际交流。1994年他在挪威卑尔根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离开挪威前,他便积极推动华师大哲学系以及人文学院与挪威高校的校际联络,最终促成了“马可波罗”项目的签订,建立了欧洲与东亚文化现代化的比较研究的桥梁,在卑尔根大学哲学系和华师大哲学系之间建立长期的合作,开展一系列出访、学术交流活动,形成了丰硕的跨文化、跨国界的学术成果。19964月—5月,挪威卑尔根大学哲学系暨科学和人文科学研究中心的Nils Gilje教授和Ragnar Fjelland教授来华师大哲学系进行学术交流。同年11月,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Thomas Pogge教授访问哲学系并作主题为“当代西方道德哲学”的报告,此后也多次来系里做学术报告。199710月—11月,挪威科学院院长Dagfinn Follesdal教授应邀作“冯契学术基金论坛”报告,题目为“种种合理性假设在诠释和行动说明中的地位”。这几位学者都是在世界学术领域中享有赞誉的资深教授,如此具有影响力的国际学术交流活动也展现了华师大哲学系开阔的学术视野。童世骏教授谈到Dagfinn Follesdal教授时,尤为自豪。Dagfinn Follesdal教授长期在挪威奥斯陆大学和美国斯坦福大学等哲学系任教,时任挪威科学院院长,在现象学和分析哲学两个领域都享有盛名,“我陪他到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去讲课,现在在清华工作的王路就问我怎么把他请来了。他们也没有特殊的准备,没想到我一不小心请了一个国家的科学院院长过来!”而且当时虽然邀请了许多名家来做交流与讲座,但是大多都不计酬劳,甚至有时因为课程和讲座的忙碌而顾不得吃饭。重视国际交流是华师大哲学系在整个“后冯契时代”得以蓬勃发展的最重要动力之一,而这实际上也是继承冯契传统的一个重要侧面。“马可·波罗项目”的挪方主任奎纳尔·希尔贝克教授此后十余次访问哲学系,他经常提到他第一次来访时冯契先生在家里请他吃饭的美好记忆。童世骏说他也借光,有幸品尝了冯先生家里老保姆丁阿姨的美妙厨艺。

 

三、培育人才走向社会

在促进学术进步,积极对外交流的同时,哲学系自身的学科体系建设与人才的培养与引进也是其生存与发展的基本。1996年岁末,华师大哲学系成立了“外国哲学专业”的硕士点。谈到这个硕士点的建立,童世骏教授也表示来之不易。当时按照学校要求,如果要成立这个新的硕士点,必须找一个现存的硕士点进行替换,而这又是一次困难的抉择。但是为了学科建设的完整性,系领导班子在系里同事们的支持下,忍痛将当时已有的“马克思主义原理”(俗称“大原理”)的硕士点让渡出来进行外国哲学的建设,而原先的相关课程和培养方案则移置“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俗称小原理)的硕士培养计划下。这样的调整虽然并非两全其美,但对于哲学系今后的学科发展则起到重要的积极作用。与此相关的还有哲学系本科生基地班的申请工作。当时全国有6个受教育部资助建设哲学本科基地班的名额,华师大哲学系积极筹备,做了许多工作,但是遗憾地没有能够争取到这个机会。当时华师大哲学系的硕士点数量在全市是最多的,其“逻辑学”和“伦理学”的硕士点甚至还早于复旦建立,但毕竟还只有一个博士点(“中国哲学史”),“软实力”敌不过“硬指标”。

同时,在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培养方面,哲学系也积极推动教学改革。童世骏教授长期以来开授《哲学概论》课程,在上任之后也加大了该课程的建设力度,并且与张天飞教授一起主编了专门的教材,书背后出版社打上了“第一本关于哲学本身而不仅仅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哲学概论》”。

雄厚的科研实力,扎实的学科建设与积极的国际交流也为当时的哲学系赢得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力。1996119日,哲学系建系十周年,童世骏教授和同事们一起操办了一个较大的庆典活动,举行了冯契先生铜像的揭幕仪式,以及《冯契文集》前三卷的首发仪式,同时还有冯契学术基金的颁奖仪式。值得提及的是,此时的冯契学术基金不仅用于对学习优秀的哲学系学生的奖励,还专门拿出一部分资金,用于举办面向非哲学专业的哲学爱好者的征文比赛,这对于扩大华师大哲学系的影响力以及推动哲学的在全社会范围内发展具有重大影响,而这一传统也延续至今。

整个系庆活动也收到了上海市委宣传部的贺信,同时受到了上海电视台的专题报道,并且《文汇报》和《新民晚报》也进行了报道,展现出了较高社会关注度。不仅如此,在学术兼职方面,哲学系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在1996622日举行的上海中西哲学与文化比较研究会(原上海中西哲学与文化比较研究中心)领导机构换届选举和学术讨论会中,丁祯彦被推选为会长,童世骏、李志林为副会长;在同年的上海市哲学学会的年会上,丁祯彦当选学会学术顾问,张天飞、赵修义、陈卫平当选为学会副会长;在上海市伦理学会的年会上,朱贻庭连任上海市伦理学会副会长。诸多成果表明,当时的华师大哲学系不论在学术领域还是在整个社会范围内,都具有较强的影响力。

 

结语

冯契先生离开了,但对于“后冯契时代”的第一任系主任童世骏教授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在安全平稳地走过“转折点”后,华东师大哲学系显示出更加强劲的实力,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科研水平、对外交流等各个方面都迸发出新鲜的活力。三年时间,哲学系在童世骏的领导下充分继承了冯契先生的学术传统,并且在“维新”的使命中追求卓越。

                                        (郭潇)